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世界奇闻 > 瘟疫时代,人们开始做奇奇怪怪的梦

瘟疫时代,人们开始做奇奇怪怪的梦

时间:2020-04-21 10:34:15 作者: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拉斯柯尔尼科夫在《罪与罚》中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整个世界似乎注定要被一场从亚洲中心蔓延到欧洲的极其可怕、闻所未闻、看不见的瘟疫毁灭。所有人都被杀害,只有包括戚迹在内的少数人幸免于难。这个可怕的梦给许多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人们经常习惯于在社交网络上记录前一天晚上睡觉留下的梦。然而,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种新的冠状病毒正随风“潜入”梦境,默默地创造着“虚幻的梦境”。

“昨晚我梦见我去购物时,有人故意摸我,在我周围咳嗽。显然,我的潜意识和我的整个身体都不好。#瘟疫时代的梦想"

“我以为我是唯一一个做异常梦的人,但如果我在睡觉前看新闻,那些梦会更可怕……”

1014名美国人接受了研究发现的调查和实验。76.8%的人认为自从美国爆发以来,他们的睡眠受到了严重影响。最重要的表现之一是开始频繁做奇怪的梦。

有些是“现实主义”的梦想。一位住在圣何塞的60岁退休护士说,最近她经常梦想重返工作岗位。带着管子的病人挤满了走廊,每个人都咳嗽着尖叫着。领导坐在办公室里,开着N95,但她没有...做了这个梦后,她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是汗。

有些有一点“象征意义”。在纽约,27岁的丹尼尔说她最近梦见脖子上的链子太紧了,她无法呼吸。她脱不了身,也没有人来帮助她。她喘息着,感到一只无影手折断了她的脖子。她惊魂未定地醒来,想了很久。她觉得这应该和她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有关,那篇文章让她记忆深刻。文章提到,由于呼吸机的短缺,没有呼吸机的病人会深深吸气,就像被扼住喉咙的人绑架和勒索一样。

有些属于“荒谬”。住在洛杉矶的克拉拉说,她梦见捷克总理用一只黄色塑料鸭子轻松取代了中央危机委员会现任主席。圣安东尼奥的蒂姆在五年前梦见蒂娜·菲写了一本书,名为“Covid-19”,并说这将是“文明的崩溃”。"后来,在她的梦里,她遇到了麻烦,给我带来了麻烦."蒂姆回忆道。

众所周知,梦在某种程度上是潜意识的映射。已经有证据证明影响人类的重大历史事件具有“入侵”人类潜意识的超级力量。在《第三帝国的梦》中,作者夏洛特·贝纳特收集了大约75个在希特勒统治下出生的梦,其中一个是1933年关于读心机的梦(深受当时“精神控制”氛围的影响)。“这些梦是独立于人类意识而创造的,”贝莱德写道。"可以说他们当时受到了独裁统治。"

迪尔德丽·巴雷特绘画

英国斯旺西大学研究睡眠和梦的心理学教授马克·布拉格罗夫在与同事的实验中发现,梦往往更侧重于情感方面。换句话说,头脑中“不合理”的小情绪更有可能成为梦想的“俘虏”。

圣母大学的研究专家杰西卡·佩恩进一步认为,“奇怪的、情绪化的和支离破碎的梦都发生在活跃的睡眠中。”在压力的情况下,人们的睡眠比平时更加不规律,导致频繁快速的眼球运动睡眠。

根据佩恩的研究,高水平的压力荷尔蒙(毕竟,现在每个人都很焦虑),如皮质醇,也可能在奇怪的梦里起作用,导致进一步的分裂。此外,当大脑中的背外侧前额叶皮层(理性思维的中心)停止活动时,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佩恩说,“瘟疫带来的压力使大脑处于前所未有的兴奋状态。难怪会有这么多美妙的梦。”

哈佛医学院心理学助理教授、《睡眠委员会》的作者迪尔德雷·巴雷特收集了大约50个“流行病梦”,并将它们与流行病前的梦进行了比较。除了最常见的朋友或家人生病的梦外,大多数流行病梦都有“虫子”:

“突然,我感到右肩疼痛。我转过身,看见一个像蚱蜢一样的东西停在那里。它咬穿了我的毛衣,开始啄我的肉。有人冲过来帮我处理掉它...但是接着,一条细长的白色虫子又落在了我的屁股上。当我的朋友走过来轻轻地拉它时,它突然变成了一卷厚厚的白色不明物体……”

巴雷特以前研究过一些奇怪的梦,关于1940年至1942年间79名英国战俘的梦。肯尼斯·霍普金斯(在两年监禁中死于肺气肿)负责记录这些总计约640个梦。

巴雷特发现这些士兵的梦想几乎固定在与世隔绝的生活的另一面。逃跑是最常见的主题,以及一些因监禁而错过的日常活动,如外出就餐等。其中一条内容如下。

“我终于自由了。我在餐馆遇见了我的姐姐和朋友。我们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我们去了一家酒吧,然后又去了另一家,围着吃,吃得很黑,好像从来没有吃饱过,很开心……”

巴雷特认为,随着禁令期限的延长,像这样的梦会越来越多。“梦实际上是意识的另一个层面,是清醒时思考所面临的难题。这只是一种不太线性的逻辑。”

大卫·林奇的《双峰》中的库珀侦探依靠他的梦想来处理这个案子。

就像清醒的想法一样,梦是双向的。当一个人醒着的时候,他的反思是极好的,但是同时他可能会陷入反思带来的焦虑之中,从而无法集中精力于其他事情。做梦有助于建立记忆,但如果你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一个梦,很可能你已经陷入了“创伤性梦”的轨道,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患者身上。布拉格罗夫说。

研究人员认为,大多数梦,甚至是奇怪的瘟疫梦,都是大脑试图帮助人们在混乱的一天中找到一些显而易见或看不见的答案。这些画面和感觉可能不会消失很长时间。对许多人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但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在与他人分享梦想之后,人们已经建立了一些奇妙的联系。毕竟,“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相关文章

.

世界奇闻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